李猛教授:如白金丝那般保持纯粹_农村人难缠

渡瀬晶

2018-11-24

野矿黑妻李猛教授:如白金丝那般保持纯粹_疯狂加速器

西西外f挂

keluzi

李猛教授:如白金丝那般保持纯粹_农村人难缠

  作为一个学者,对于抱有这样疑虑或困惑的新同伴,我想坦率地指出,学术不是浪漫的花园,每天都能绽放五颜六色的原创性花朵。  成为一个学者,意味着要将根深入土壤的深处,穿透泥土的缝隙,有时甚至不得不要劈开坚硬的石头,将根须向四处伸展,最终到达隐藏在地层深处,表面看不见的水源,从那里汲取源源不竭的生命力,才能抽芽发干,生枝生叶。

  一位伟大的诗人,在将近一百年前曾经说过,艺术要接近科学的状态,诗人就要摆脱个性。

他将诗人的心智比作一根白金丝,放入贮有氧气和二氧化硫的容器中,就会催化形成亚硫酸的化合作用,但这根白金丝却始终保持不变。  【对不起,我要在这里插一个脚注。昨天晚上最后准备这个讲稿时,我对这段引文拿不准,请教了我的母亲。她已经七十多岁了,是一位中学化学老师。

她明确告诉我,这位伟大的诗人说错了。氧气和二氧化硫只会产生三氧化硫,哪里出来亚硫酸的氢离子呢?一定是容器里有水。今早我查了材料,果真在这篇文章出版后,一位科学家就曾专门写信给作者纠正这个错误,后来我们伟大的诗人将这封“有趣的来信”作为评论发表了。这件事表明,一个文科生,有个理科生的母亲或妻子是多么的重要。】  学者面临的使命与诗人或许不同,但如果说一位完美的艺术家,当他想要将人类的经验化合成诗,他也必须放弃自己的个性,逃脱自己的情感,才能完善地吸收和点化人类的那些激情;那么,任何一位哪怕只是够格的学者,惟有借助艰苦的学术训练,严格的学术纪律,才能摆脱自己身上那些以原创性之名诱惑我们的平庸而肤浅的自我。  打算以学术为天职的人,必须学会克服想要成就自己的虚荣,学会站在自己的外面,在历史最终淘洗掉一切虚假和自欺之前,自己洗去自己精神上的泡沫。只有像那根白金丝一样不受这些所动,保持纯粹,才能将学术的艰苦积累催化成真正的思想。在记录这一神奇的化学反应的方程式中,并没有给催化思想的这根白金丝留一个位置。  是的,学术训练只是学者自我教育的开始,它是研究生教育完成的小小的第一步。在座的许多同学,也许不一定会选择学者的职业,你们的人生道路指向的是更为广阔的生活世界。然而在所有这些世界中,学会客观地面对现实,深入人类文明深厚的传统之中,而不是囚禁在自己这个核桃壳里,自以为是无限疆域的国王,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美德。  今天是各位同学毕业的庆典,刚才的话可能太过严肃,不合时宜。不过,我们都是成年人了。  为了完成你们每个人的学业,你们的家庭可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,有时妻子或丈夫承担了繁重的家务,有时即使父母重病都不忍告诉你们,甚至这个国家许多对我们的研究一无所知的纳税人,为了让我们此刻能够在这里享有这份光荣,都付出了绝不亚于我们学者的辛劳。  我们能够回报他们的,只有学会做一个诚实的工作者。  今天,我们所有人在这里分享同学们的快乐,这些快乐来自你们过去几年艰苦的工作。让我们一起热烈地庆祝吧,因为明天,我们所有人都要回到工作中,那才是我们每天需要坚守的人生岗位。  谢谢大家!  主编|刘昆  副主编|龚孟关  责编|侯楠楠  ※本号内容专属于光明日报·观澜工作室[责任编辑:张璋]。